西洋和菓子

關於部落格
皆さん 今日は。
我對日本§韓國非常有興趣歡迎一起聊天!!
  • 7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東京博覽會(陸站好文)
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haokoo.com/collect/1255936.html

1907年4月6日,陸軍部郎中楊芾開始他為期106天的東瀛之行。甲午戰爭之後,清朝上至朝野下至民間均認為應當大力效仿日本明治維新之路,官方經常選派官紳赴日考察教育、工商業等等製度實務。歸國後,官員例行向派遣方提交考察報告,以日記體的形式詳述在日所見所聞。在這些以總結異邦制度精神為主旨的官樣報告中,楊芾的《扶桑十旬記》更富於私人化敘述,詳細記載在百余天之中去了東京上野公園17次,“花街”淺草8次。這其中,有13次是買票入場去看上野公園內的東京勸業博覽會,楊芾“流連風景,頗會於心”。
1907年4月12日車抵東京客棧,才安頓下來三天,楊芾就約上友人往上野看博覽會去了。 《扶桑十旬記》中說:“日本自明治十年仿西洋各國之法,開勸業博物會於上野公園,鼓舞工商,力圖進步。”這裡說的是,有見於歐洲興起的世界博覽會推進工業文明之神效,1873年日本政府派出70多人到維也納世博會取回西經,以世博會為模板,明治十年(1877)日本第一屆內國勸業博覽會在上野舉行。所謂的“勸業”,正是“鼓舞勸勉”之意,至1904年,明治政府總共舉辦了五屆內國勸業博覽會,主要展示和銷售國產的機械、農業等產品。
日本產業技術史上許多標誌性事物,都是首先在勸業博覽會上展出,博取個開門紅,然後才向市場推廣。日本第一輛路面有軌電車,明治二十三年(1890)在第三屆勸業博覽會首次展出之後,開始在東京市區運行。楊芾一到東京,給他帶來最直觀震撼的就是這種現代化城市交通,4月13日的日記有:“東京電車絡繹,自晨至夜半,來往不絕,行人稱便,車有黃色綠色紫色區別,各行地段……登車買票,無論遠近,每人五錢,合中國五十文。”由圖一所見,1907年行走於上野公園的電車是這一款150型號,由2個25馬力的電動機驅動,長約25尺,載客量40人。有瞭如此方便快捷的電車,楊芾才可以半天時間參觀東京帝國大學等例行觀摩點,剩下半天時間用來四處閒逛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東京勸業博覽會圖繪《上野廣小路電車通行與屏風板的新架橋》
 
前5屆內國勸業博覽會皆由明治政府主辦,從第6屆開始,東京府決意借用民間資本獨立承辦,也就是楊芾所見的這次東京勸業博覽會。原定會期從3月20日至7月31日,後來又延長到8月25日,比往屆展期40多天。在上野公園17萬平方米的範圍之內,設立了三個會場,19個分館,規模之大,前所未有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東京勸業博覽會一覽圖。
 
勸業博覽會出版了各式各樣的一覽圖、地圖、號外,今天在神保町舊書店還能時不時翻尋到。每逢星期天,博覽會主辦方就會印發《東京勸業博覽會案內》,一圖在手,全日本火車時刻表、東京電車路線圖、各分場和分館介紹、各大商號廣告,悉數掌握。楊芾極為評價這樣的繪圖意識:“日本各事,均有圖繪,俾愚民易於通曉,誠教育之良法也,且商人亦易於獲利。”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4月24日印發的《東京勸業博覽會案內》第四號
 
這次博覽會一共錄得6802768人次入場,680萬人次是什麼概念? 1908年東京府統計人口總數為218萬人,要達到680萬人次,除了全城出動之外,各地上京觀景的外地人肯定也不少,此外就是像楊芾這樣貢獻了13次全票的外國人。勸業博覽會的新奇內容吸引遊客之外,門票價格合理也是因素之一。楊芾記道,一張總入場券,可裁開分用,“購券十錢,未滿十二歲及軍人學生五錢”,逢星期天和大祭日則加五錢。十錢的門票有多便宜?當時市場的活魚,每尾約二十錢,雞一隻約一圓(一百錢),楊芾僱人洗衣服,每件三錢,等於清國的三十文。而當時東京宿舍費是多少? “月費十三圓有奇”。也就是說,楊芾少洗三件衣服少吃半條魚就可以看一次博覽會,而103年後的上海世博會普通門票是180元,可以吃多少魚又可以洗多少件衣服?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東京勸業博覽會入場券
 
107年前的博覽會入場券,今天還有藏家珍藏著。除了楊芾提到的三聯票,此外還有“夜間觀賞券”,單售5錢,這是進入第二會場觀賞不忍池夜景專用的。這一年的博覽會夜景,是明治時代集體記憶的經典場景,因為歷史上第一次,不忍池籠罩在通明電燈之中。
日本國產燈泡是1890年第3次勸業博覽會上由三菱會社研發推出的,憑藉三次博覽會的成功展示,三菱作為日本電氣文明主導者的企業形像已深入民心。 1907年的勸業博覽會,三菱會社再接再厲,獨力蓋造一座西洋建築三菱館,甚至拿出3萬5千顆燈泡,把不忍池邊一字排開的台灣館、外國館、三菱館、瓦斯館都連上電線。一連四個月,不忍池變成了燈火通明的不夜天。民眾紛紛夜訪博覽會,為古老不忍池中的現代燈光倒影驚嘆喝彩。明治時期國民作家的夏目漱石也把不忍池夜景寫進小說《虞美人草》中,男主角宗近君追求女生,特地花十錢買了兩張夜間券,到霓虹燈倒影裡談戀愛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不忍池邊上的外國館與三菱館
 
當時的報章將博覽會夜景賦予“文明象徵”之意義,連篇累牘地報導。 1882年東京銀座架起第一座弧光燈,日本由此進入電氣​​文明時代,到楊芾們造訪日本時,東京的街道已經實現了電氣照明。剛剛從1907年入夜便一片漆黑的北京城出來,見到東京“一路市廛簷際,密排電燈”,可以想見清國官員們在燈光如晝的電氣文明面前受到的震撼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3萬5千顆燈泡照耀下的不忍池夜景
 
楊芾方達東京時曾記其“晚坐電車到上野,度不忍池大橋,岸上電燈朗照,系博物會場外也,白晝方可購券入遊”。其後他雖然十七度游上野,卻從未試過在觀摩電燈朗照的博覽會。以其性情,若見此奇觀,一定會記錄下來。不過熠熠生輝的台灣館,卻是楊芾不願多加涉足的傷心地。 1894年甲午戰爭後,清政府將台灣割讓給日本,台灣開始長達五十年的被殖民歷史。明治政府在其後的幾屆博物館皆設立台灣館以及朝鮮館,將殖民地的土產甚至土著人拉至館內展示所謂的“帝國榮耀”。 1907年博覽會的台灣館採用飛簷翹角的中國古建風格營造,與比鄰的外國館的古典西洋風形成強烈的對比。前來台灣館參觀的日本人對於唐風嘖嘖稱讚,楊芾卻是“見之傷懷”。他又在水族館見到一水牛,“標明得自台灣,睹之慨然”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勸業博覽會的台灣館
 
日本在1905年日俄戰爭打敗俄羅斯之後,帝國的野心更加膨脹,1907年勸業博覽會上,處處可見帝國權力的演示。第二會場設有朝鮮館,專門展示日本作為宗主國的勝利。不忍池邊那座恢宏的外國館則羅列世界各國的名產名物,竭力打造“萬國來朝”的帝國影像。
上野公園歷來就是明治政府勝利的展示場。甲午戰爭後,東京市政廳在不忍池做了一場“戰勝祝賀會”的現場秀,演示日軍如何打下中國的旅順口,還用紙紮成清朝的定遠號等戰艦,最後一把火燒了這些紙船。 1905年日俄戰爭是在中國土地上打的,勸業博覽會第三會場上野博物館的館內,陳設著大量的舊水雷、探照燈、大砲、洋槍,標明係由旅順拉回的戰利品。在如此誇耀武功的自負與傲慢面前,楊芾再也無法平靜地“逛”博覽會了,他多次感嘆“我等見之滋辱矣”。戰敗國官員在勸業博覽會,處處感受到日本帝國陰影的強烈存在。
 
楊芾13次買票入場去看什麼? 17萬平方米的會場實在是太大了,他每次去,只是專攻一個會場,比如4月15日第一次入場他就直奔第二會場的器械館,爾後的兩個月間,他又5次到第二會場,細細觀察制鹼機、抽絲機、礱米機、切面機、製衣機、印刷機各種新型機器的工作原理,感嘆“均較人工捷逾百倍” 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東京勸業博覽會器械館圖繪。畫面上有兩位拖著辮子的清朝男子,大約可見當年到器械館參觀的清朝人士之多。
 
6月3日,楊芾到第一會場補遊農業館,見到有一處集中羅列稻粒、豆、麻、茶、蠶種、漁家用物、農家用物之類的百姓日用品,“乃嘆日人設博覽會,非徒炫華麗、廣商業,且藉以開民智,俾之增見聞也。中國當仿而行之。”
廣商業,開民智,增見聞,楊芾總結的三點,確實​​是明治時期博覽會的精髓所在。勸業博覽會上林林總總的國產機械,絲毫不遜色於外國館的進口器械,這便是明治政府推行了三十年“工業立國”之國策結出的碩果。為了激發國民對於工商實業的熱情,博覽會將全世界的工業文明成果陳列在一起,1904年遊日的江寧候補道官員許柄榛在其《甲辰考察日本商務日記》中極力推崇日人將博覽會辦成商戰預演場的辦法:“見其萬貨列陳,比較優劣,以激動商戰者之心志。吾知彼國工商遊歷其境,敵愾之心勃然發焉,求勝之情油然生焉,孰不思發明新制度、力爭上游乎?”
7月2日,明治天皇蒞臨博覽會,楊芾剛好在上野目睹盛況。這天的日記用了近九百字詳記博覽會的物品分類,又總結道:“統覽各會場,左宜右有,目迷五色,足以研究工藝、鼓舞商情,雖日本開會,今已五次,然不能歲歲開場。余東遊三月,躬逢其會,可謂至幸。”正是抱著這種“躬逢其會”的幸運以及對勸業博覽會如何“鼓舞商情”的好奇,楊芾在日本的106天之內,對博覽會產生了不可遏制的熱情。 6月12日楊芾從芝公園出來,看到對面掛著“婦人博覽會”廣告,遂購券入,發現婦人用品為多,雖然雙手空空而回,卻也過了一把博覽會癮。
經歷甲午戰敗、庚子事變、日俄戰爭三次沖擊的清朝官紳,到了氣象一新的東瀛所感受到的震撼,一定是今天的我們難以感同身受的。而他們的考察日記中屢屢提到的一些場所,如果不細細考究,我們也很難重返歷史現場。 1903年被袁世凱派往日本考察教育的王景禧在其《日遊筆記》寫道:“晚至本鄉勸工場,百貨雜陳,電燈照耀如晝。”王氏在日50多天裡,6次到勸工場“考察”,這要是換成今天的說法就是,清朝官員王景禧利用公務考察之便,6次到東京銀座高級商場購物,而且是在晚上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錦繪《東京勸業場開業式》,1879年。
 
勸工場,就是勸業場,明治時期的綜合百貨商店。 1877年上野舉辦第一屆內國勸業博覽會,這次博覽會留下大量的展品和產品,主辦方就在東京蓋了一個“東京勸業場”做一次清倉大甩賣。藉著勸業博覽會的東風,勸業場的生意十分火爆,於是1878年至19​​03年,東京一下湧現了27家勸工場、勸業場、勸商場,其中以1888年開業的“九段勸業場”規模最大,成為此後三十年的東京時尚坐標。
原來習慣白天到傳統商舖內先與店家寒暄幾句再看貨的東京人發現,勸工場把全國著名商號集合於一處,商品一一明碼標價並且陣列開來,晚上繼續營業,方便極了。清國官員楊芾對此更感新奇,日記中記載他幾乎逛遍了東京的勸業場,認為“可以鼓舞商業、比較工藝”。雖然日記沒有記載他買了什麼,但一見招貼必入之,等到他半天時間裡在方圓不到一公里之內連見三個勸業場,終於產生審美疲勞,小發牢騷道:“何勸業場之多也!”
1900年代極力仿效東瀛的清政府,曾於1905​​年在北京設​​立勸工陳列所,附設勸業場(即今前門勸業場)。此前,1902年張之洞在武漢創辦兩湖勸業場;此後,1907年,袁世凱在天津中山公園建成勸業會場,1909年成都勸業場開張,可以講,那是一個大江南北呼喚“勸業” 、仿效日本勸業的年代。京官楊芾到東京勸業場,不止“逛”,他還觀察日人招徠生意的手段——當日在東京勸業場買足30錢,即獲“福引券”一券參加抽獎,抽得一張紙條,“條內有字,可另得貨物,貴賤無定,蓋招徠之意也”。
今天看來,明治時期的勸業場,已經是具有現代經營理念的百貨商場。比如九段勸業場創業伊始就每週舉行特價促銷活動,每年又有“週年慶”。 1898年12月,恰逢九段勸業場創業十週年暨擴業慶,東京街頭處處張貼著為期三天的“特價日”活動海報,成功吸引了全城人前來哄搶。 1907年楊芾到九段勸業場去購物,就遇上“大福引大賣出場”,“鳴鼓鳴金,喧闐不已,蓋以新遊人之耳目,招致生意也”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898年,《九段勸業場十年祭增築祝賣場廣告》
 
1907年東京勸業博覽會創下680萬人次入場的新紀錄,首先歸功於夜景和華麗的陳列,還有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娛樂設施——摩天輪、水上滑梯。
1893年世界上第一台摩天輪在芝加哥聳立,鋼鐵巨人的形象頓時成為日本人眼中機械文明的象徵。時隔1​​4年,不忍池的入口處,日本國產的摩天輪(日語稱為“空中觀覽車”)矗立起來,18個座艙,高八十尺(約合22米),在當時已是東京第一高度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東京勸業博覽會的空中觀覽車
日本人的文化性格對高大事物有種天生的崇拜,比如聖山富士山,還有東京塔成為戰敗之後大和民族新的精神寄託,所以勸業博覽會的摩天輪帶給明治時代人的視覺震撼也是空前的。儘管登上觀覽車的成人門票要花15錢,比博覽會總門票還多出5錢,遊客還是願意排著長隊掏錢上車,在空中盡覽東京。勸業博覽會結束以後,摩天輪移到了淺草,觀光客仍然絡繹不絕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空中觀覽車門票:大人拾五錢,學生小兒八錢
 
摩天輪票居然比總門票還高,這是因為這一屆博覽會不再是國家行為,它更多地依賴民間資金來籌劃組織。 “藉以開民智,俾之增見聞”,那是官方的期待,而從民間的立場,玩得開心的“餘興節目”才是重點。散佈於三個分場的水族館、娛樂館、不思議館、水晶館、自動活動寫真館,反倒是此次博覽會的人氣場館。楊芾雖然把6次遊覽時間放在器械館,其它的7次,他到娛樂館看“木人跳舞,婦人在電氣中衣分各色”,到不思議館觀看被視為“幻術”的無線電報、X光、火藥表演等,又到世界周遊館,在各國都城港口險要的“活動大寫真”(小電影)中恍惚實臨其地,他還到水晶館體驗了一把迷宮:遊人在黑暗的谷道中摸黑前行,轉折六七處忽然豁然開朗,一個圓亭矗立於前,四周皆嵌大鏡,身立亭中,如在鏡裡,幾迷出路,最後他跟隨人流從一個隱秘處出去,才轉幾道彎已到館外。這種將西洋的迷宮技巧融入到中國文學“水晶宮”意象的博覽會娛樂手段,令楊芾直呼日人“工於牟利”。
這一年勸業博覽會將第三會場設為體育會專場,“有木柵欄,圍成一大空場,羅列各樣機器,聽遊人運動”。楊芾專門到體育會去親身體驗日人“衛身體練技藝”之運動風氣,嘆服明治政府推行“增強體質,發揚國魂”政策改變國民體貌之深。體育會還創下兩個日本第一:第一個室內溫水游泳池,設於第三會場的體育館內,就是楊芾所見“一大水池,有人赤身下水游泳”。為了方便女性在室內游泳池戲水,日本第一款女性泳衣出現了。這款名為“シマウマ水著”的連體泳衣,採用類似囚服的斑馬紋樣,露出半截的小腿與手臂,在當時可算是女裝界的一大革命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日本第一款女性泳衣
 
最能體現1907年勸業博覽會的新時代風貌的,莫過於不忍池上50尺長(約13米)的“進水戲”水上滑梯。這一從歐洲引進的新型水上運動,被是年海報稱為二大餘興,花上20錢,遊客便可坐在飛艇內飛速地直插水面,享受驚險刺激的現代體驗。

专题  吴真:一个清朝官员在东京逛博览会

1907年東京勸業博覽會海報《二大餘興》
 
1907年7月2日,楊芾最後一次參觀博覽會,他在上野站下電車時,遺失了票夾,“不自知也,甫行數十步,有同車人追呼送還,可感可佩”。那天楊芾還在勸業博覽會場外見到幾個大漆板,將某日拾得遊人遺失物件,標明於上,並註明是何式樣,令人來領,無隱匿者,亦無冒領者。由博覽會貼心的公共服務設施引申開去,楊芾感嘆說:“比諸古者道不拾遺之風,或猶未能企及,​​然束身自愛,恥為苟賤,不愧禮義之邦矣。”
這一天的見聞,在楊芾的東京記憶中定格。廣商業,開民智,增見聞,知禮義,是為一個清朝官員的現代博覽會記憶。


 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